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12)作者:喜麟风祥   其它小说 
 字数:75894


            第十二卷风流女匪柔情欲

              111、北京领命

           3008年2月11日星期五北京

   「咯吱~ 咯吱~ 」伴随囚车轮转动的声音,2月的北京,依然是一种肃杀, 一种阴森,一种冷漠的环境了。阴冷的风,吹拂起来,而在冰冷的街道上。一群 身穿朝服的人,押送着我,缓缓的穿过。

   我跪在囚车里面,体会一种冰冷,一种晃动。而我穿上一身朝服,就这么佩 戴手铐,我的脖颈被铐在囚车的枷锁里面。因为囚车低矮,只能跪坐。我感觉到 双腿发麻,一路上被押送到这里,有些尴尬,有些无奈了。

   从昔日3品朝廷的大员,到今天的阶下囚,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,实在是无 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每一次朝廷抓人,都是抄家,满门抄斩,而我感觉到这次只 有我自己被带走,实在是有一些意外。我只是希望,在这场劫难和浩劫当中,我 的两个妻妾,黄莺莺以及刘思薇,能躲避过劫难了。

   在我的旁边,都是清一色朝廷的黄马甲,那些女兵一个个英姿飒爽,她们头 戴官帽,一身蓝色的裙子,衬托女性的优雅曲线,可是外面套上黄马甲,风骚诱 惑了,手持单刀,就这么押送着我,缓缓的穿过街头。她们的裙子飘舞起来,迷 人的大腿,穿上肉色的连裤袜,风骚性感,还有白色的皮靴。

   京城的街头,繁华,复杂,并且充满了一种情怀。贵妇人穿上旗袍,还有裙 子,那种韵味,飘摇而过,散发出来一种粉脂气息了。听着高跟鞋的声音,踩踏 过地板,看着她们优雅的购物,在那里彼此的一番挑选,那种情怀,实在不是语 言所能形容的了。看着那些女人的靓丽身影,我想到了过去,我想到了那种纸醉 金迷的生活。

   昔日作为官员,妻妾成群,那种吆五喝六的场景了。在过去,都是我押送别 人,而我今天想不到,被押送的竟然是我。朝廷特别命令方丽娟,将我等押送回 到北京。在北京的宣武门,都是过囚车的地方,而出入宣武门,就是一个菜市口, 在那里,就是处决囚犯的地方。思索起来,看着刑场,感觉到有些不寒而栗,也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   「走~ 走~ !」这次押送,秘密,森严。基本上不给你任何辩解和喘息的机 会。我跪坐在囚车里面,而低矮的囚车,只能跪下,双手戴上镣铐,然后被木枷 锁固定起来。我跪坐在囚车里面,被送广东押送到北京,我感觉到一种凄惨,一 种悲情了。

   这次朝廷,真的是出大事情了,康有为,谭嗣同等人,阴谋策划政变,打算 把太后娘娘囚禁起来,然后让皇帝多龙当政。想不到变法失败,多人被抓,康有 为等人跑到了国外。而朝廷上下,到处搜捕昔日皇上的死党。因为我是昔日皇帝 多龙的红人,此番被抓,也是情理之中。我感觉到一种悲情,而我不知道,未来 的人生如何度过。

   我只是希望我的两个妻妾,黄莺莺,刘思薇,不要被这个事情所牵连。而根 据大清的律法,这种罪行,肯定要株连九族,而我木然的看着外面,知道一切都 完了。昔日的荣华富贵,昔日的权势,都成为了过眼烟云。我终于明白了,不仅 仅是杨月楼案,还有这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了。

   「咯咯~ 咯咯~ 」伴随车轮转动的声音,而当我的囚车经过菜市口的时候, 我感觉到一种阴森,在这里正在处决囚犯。

   在我的旁边,都是清一色的黄马褂,是京城的锦衣卫,而我感觉到一种心头 的压抑,一种无奈,一种悲剧了。那种翻来覆去的滋味,在过去,是护送我离开, 可是现在,确是护送我回来,这个来回的境地各自不同了。

   「张大人~ 有一场好戏,不知道你是不是欣赏完了再走~ 」方丽娟轻柔的抬 起胳膊,示意停车了。

   「犯妇刘氏王氏张氏乃谭嗣同的3个贱妾,谭家阴谋政变,干扰朝政,贪赃 枉法!特别满门抄斩!」在旁边,行刑官,就这么念诵起来了。

   「大人~ 冤枉~ 冤枉啊~ 」伴随凄惨的哭叫,那种场面,悲情无比,香艳无
 比了。我只是看得,心惊肉跳,一种内心的颤抖,一种悲情了。

   王氏和张氏,年龄大了一点,大约有40多岁左右。而刘氏,还是一个28, 29岁的风骚少妇。

   她轻柔的呼吸起来,淡淡得出来一些白色的哈奇。刘氏大约身高162厘米, 是一个苗条的美女。她的光头骨感美韵,性感的纤圆迷人。她的眉骨纤润,纹眉 纤细诱惑。她的鼻子纤秀而下,性感直挺。她的心形脸蛋白嫩诱惑,白软迷人。 她的嘴唇淡淡发紫,轻柔紧闭。她佩戴上金属牙箍,痛苦万分。

   她脖颈白皙诱惑,纤绷诱惑。她的肩膀纤润,优雅迷人。她的胳膊纤润,绳 索缠绕反绑,她的背后插入一块牌子。上面写着「犯妇刘氏斩」。

   她一身锦绣的旗袍,那是一身青色的纽扣上衣,优雅的丝绸,充满了一种奢 华。她的乳房凸韵迷人,软润诱惑。轻柔的被绳索勾勒。她的腰肢纤润,依然保 持少女的苗条。她的小腹白软,性感的美韵迷人。她的骨盆方韵,骨感诱惑。她 的臀部圆韵,灵巧的风骚细润。

   她穿上青色的丝绸裤子,她的大腿风骚美韵,肌脂腻积迷人。她的小腿纤润, 纤白优雅。她光了一双脚丫,拖动脚镣,就这么走上行刑的擂台。而她的一双绣 花鞋,脱在下面了。那是一双红色的绣花鞋。刘氏行走时候很缓慢,似乎也很痛 苦,每一个步伐,都有一些艰难。而她的脸色不时地肌肉抽搐,她兴奋万分,就 这么哼哼叽叽呻吟起来了。大概裆下被塞入了。鸳鸯铜棒,行走起来,都有一些 疼痛了。

   「坐下~ 」女犯处决,一般都是坐下斩首,而那是一个木板床一样的长条形 加宽椅子。她翘起自己的脚丫,好像老虎凳一样坐在那里。她的脚背白软,性感 细腻。她的脚趾头纤软迷人,挤并变形。她的前脚掌凸软,美韵。她的侧脚掌弓 韵诱惑,弧美迷人。她的脚心弧凹,性感白润。她的脚后跟美韵,软润迷人。她 翘起自己的脚丫,略微喘息起来,就这么晃动脚丫,坐在那里,眺望远方了。
   「犯妇刘氏~ 乃谭嗣同最喜欢的爱妾!结婚才5年,还是一个风骚的小情妇! 恩~ 可惜~ 可惜,光了一双白嫩的脚丫,就要上路了~ 」方丽娟在那里,轻柔的
 捧起一些瓜子,一边吃,一边欣赏起来了。

   「要知道,这个刘氏,可是也是四川的女娃子!跟你那个一样,都很漂亮! 现在最好祈祷!要杀就杀你一个!不然可就惨了!这个刘氏,乃四川成都一个小 家碧玉,她从小精通琴棋书画,而且通宵武学,一身的好本领,可是就这么断送 了!」方丽娟在那里,故意用这个含沙射影的嘲讽起来。

   「刘氏~ 临死之前,你还有什么遗言吗~ 」刽子手是一个屠娘,在那里擦拭 手中的刀,轻柔的询问起来。

   「谭大人~ 贱妾来生再回报你~ 」刘氏轻柔的流淌眼泪,就这么吟诵起来了。
 「美人头落人无情,怎奈花开本相知。谭家满门皆抄斩,知因相逢陌路人。」
   「好了~ 说完了~ 嗯~ 这么一个美女杀了真可惜了~ 」方丽娟在那里,欣赏
 起来了,而她看一个美女,被处死,应该没有什么,比这个更加有乐趣了。
   「嗨呀~ 」上面那个屠娘,轻柔的举起自己的砍刀,就这么对准刘氏地脖颈, 一刀下去。「咔嚓~ 」顿时一个漂亮的人头,就这么跌落下来了。刘氏光秃秃的 脑袋,滚落在红色的地毯上。「啊~ 啊~ 」而旁边跪倒在那里的张氏,王氏,惊 吓万分,几乎双腿发软,昏厥过去了。

   「好漂亮的美人!就这么死了~ 不知道看这么漂亮的美人,张大人有没有兴 奋哦!」方丽娟故意把手伸入我的囚车,就这么套弄我的裆下。虽然隔着衣服, 可是她的一番刺激,让我兴奋无比,就这么喷射在裤裆里面了。

   「哎呦~ 还真兴奋了,别着急!一会儿才轮到你们全家呢!嗯~ 谭嗣同大人,
 家里有3个夫人,4个小妾,还有很多厨娘,丫环,慢慢砍,最后才轮到你们家! 别着急~ 这次太后要亲自审问你们,好自为之吧!」她推搡我,就这么抚摸我。
               婧婧太后宫殿

   我本来打算承受一番酷刑,根据大清的律法,对于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官员, 还算比较客气。允许在规定的时间,规定的地点,坦白自己的问题。也就是双规, 听到刑部的邀请,很多人都是惊吓的屎尿失禁。而我知道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 不过。

   所谓坦白,少不了在大理寺或者刑部的天牢里面,遭受一番屈辱的折磨,那 种痛苦,实在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,真的悲惨万分,凄美无比了。我想好了各种 刑具,想好了他们编造的各种罪行。虽然我经常把酷刑施加别人,可是真正让我 受刑,我双腿都发软了。

   我深刻的明白,在大清的宫廷当中,认为你有罪,无论如何辩解,都是有罪 的。唯有按照他们的意思,在那里坦白,而我感觉到,这是一种悲剧,一种无奈 了。

   我没有想到,囚车直接进入皇宫,然后进入了太后娘娘的宫殿。

   「微臣张化,叩见太后!祝愿娘娘万岁,万岁,万岁!」我跪倒在那里,有 些尴尬,有些无奈了。我戴上手铐,枷锁,跪倒在那里。而我一身朝服,就这么 有些尴尬,有些无奈了。我甚至不敢正眼看,端坐在床上的那个风骚老妇人。
   叶赫娜拉婧婧太后,她信奉佛法,并且独断专政。将自己的儿子多龙,逼迫 的走投无路。只能去了南方,而我想不到,在我的劝说下,多龙肯回到北京继续 当自己的傀儡皇帝。只是没有多久,就发生了康有为,谭嗣同的变法,发生了种 种悲剧。

   「嗯~ 张卿家!嗯~ 多龙平日,最崇信就是你了!所谓患难当中见真情!如 今我儿,蛇蝎心肠,不知道受到谁的蛊惑,打算将我囚禁起来,他自己独揽朝权! 对于此,你有什么看法吗!」婧婧太后坐在那里,而她大约40多岁,可能有5 0岁,不过看上去依然非常的年轻风骚。充满了一种成熟女性韵味。

   她一身深蓝色的旗袍,上面还有凤凰的图案,她头戴吉福冠,就是满清妇女 的花冠。非常的妖娆诱惑。

   「回禀娘娘,是这样的,如果说微臣说对于此事毫不知情,您可能根本不信 任我。在您的心目中,我不过是皇上安插在南方的一个棋子。事实上,我对于大 清王朝的忠心,日月可见!所谓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我只是恳求太后娘娘, 大发慈悲,放过皇上的性命!我愿意代替皇上血洒刑场!」我跪倒在那里,大意 凌然的,就这么磕头了。

   「好一个好兄弟,嗯~ 多龙没有看错你!张化,你真的不怕死!难道就不怕 满门抄斩,把你的妻妾都给株连了~ 」她轻柔的翘起黄金的指套,在那里抚摸起 来自己的旗袍。

   「皇上,请吧!」方丽娟押送多龙,而他虽然是犯罪了,可是毕竟是皇上, 虽然被囚禁,可是依然下面的人保持一种尊敬。张大牛哆哆嗦嗦,一身长袍,而 他进入这里,全身发抖,不由得双腿发软,一起跪倒在那里了。

   「娘~ 我错了~ 都是我得不好!这个事情和张兄弟,和别人都是无关的!都 是孩儿色迷心窍!都是孩儿不好!」多龙进入这里,就这么跪倒在那里,瑟瑟发 抖了。

   「皇儿,娘平时虽然对待你,是严厉的一点,可是忤逆杀母,这是十恶不赦 的大罪。你说我如何宽恕你呢!你还是说说,为什么有这样邪恶的想法!是不是 谁蛊惑你呢!」婧婧太后在那里,威严的,庄重的训斥起来了。

   「娘真的没有,对于孩儿而言。您是知道的,孩儿从小被您疼爱,对于您, 非常的仰慕。孩儿打算把您囚禁起来,将您脱光衣服捆绑,然后让你穿上丝袜, 好几天不洗脚,囚禁起来每天舔允您的脚丫~ 每天给您当脚奴~ 玩囚禁性爱!娘~ 娘~ 」张大牛猥亵起来,就这么双手抚摸裤裆,在那里兴奋的幻想了。
   「你给我闭嘴!你这个畜牲!亏我白白生养你!嗯~ 」婧婧太后非常的生气 了,她抓起自己的绣花鞋,就这么投掷过去了。

   「娘~ 娘!真的,我是真的喜欢你!我想了想,天下哪一个孩子,不爱自己 的母亲。哪一个母亲又不爱自己的儿子。既然我们彼此相爱,干脆结婚算了。在 我们满人的规矩里面,儿子为了家族的事业,迎娶自己的母亲,姨妈不是什么丢 人的事情。想当年,我们的太祖张皇帝,还不是迎娶了自己妹妹和母亲。」张大 牛跪倒在那里,就这么诉说起来了。

   「混帐东西!那是什么年代的事情!我让你迎娶你的姐姐,黄莺莺,你怎么 就是跟我过不去!儿子的婚姻大事,不让我这个娘亲说了算,难道让你自己说了 算!」太后娘娘翘起自己的金手指头,就这么示意起来。

   「娘我真的喜欢你~ 我想和你在一起!我就想把您关押起来,当我的性奴隶!」
 皇上在那里挣扎起来,他红韵脸蛋,羞愧万分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「娘既 然您赢了,您就把我关押起来,我当您的小奴!我当您得小奴!」他在那里,兴 奋万分,挑逗无比了。

   「皇上,微臣已经打算领死,所以特别说你两句!自古来,都是讲究忠孝, 对于你的母亲,纵然爱慕,就要全心全意听她的话。她不让你掌权,你就不要权 力!乖乖的把玉玺交给她,继续当你的逍遥王爷多好。可是康有为,谭嗣同一番 蛊惑,让你迷乱了心智。竟然打算将自己的母亲,囚禁起来一番奸污。这是大逆 不道的!作为下人,我都看不过去了!从今日开始,我奉劝皇上,安心给你的母 后当脚奴,甘心被囚禁,不要再做什么对不起大清列祖列宗的事情。臣~ 甘心一 死~ 回报皇上得知恩厚待!」我跪倒在那里,就这么气宇轩昂的诉说起来。
   「如今大清,在娘娘的领导下,国泰民安,繁荣昌盛。我大清王朝,千秋万 载,统一中华。作为晚辈,我们理应为了长辈,寻找长生不老的方法。然后在旁 边尽孝,尽忠,岂能是在那里,勾结乱党。倾听谣言,什么是权力!什么又是欲 望!人生活在天地,权力再大,不过还是吃一碗饭,睡一张床。钱财权贵,都是 身外之物!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!你已经是皇帝了,纵然傀儡又能如何!纵然是 没有实权,又能怎么样!皇上!~ 臣~ 对于你的行为,感觉到羞愧。但是臣作为 您的属下,甘心为您去死!可是如果臣知道你的这种行为,我一定会竭力劝阻! 你记住,康有为等人贪恋权贵,希望能从此升官发财!而我~ 才是真正为了您! 为了大清王朝。至于我个人,3品的北公爵也好。7品清河县令也好。乃至今日 被杀也好!我生是大清的子民,死是大清的忠魂!皇上~ 来年再见!」我跪倒在 那里,就这么佩戴枷锁,无法接触地面,只能弯腰跪拜了。

   「好兄弟,你不能死啊!你不能死~ 娘~ 这个事情和张兄弟真的没有关系!」
 张大牛在那里,痛苦的诉说起来了。「走~ 走~ 」伴随拖拽,多龙被拉走了。而 我孤独的跪倒在那里,有一些悲情,一种悲剧了。有时候在这种专制的制度下, 就算自己的儿子,也很难摆脱母亲的专制和残酷了。

   「张化,你犯上作乱,勾引皇儿不学无术!该杀!念在你一番话语。我终于 明白了,皇儿身边,应该多一些你这样的忠臣!可是为时已晚,你还是上路吧!」 太后娘娘轻柔的翘起手指头,看着我,而她光了脚丫,轻柔的坐在床上,散发出 来一种成熟女性的韵味。不要说皇上,就是连我,都给迷恋住了。

   「我请问娘娘,根据大清律法,死刑要如何才算完必!」我跪拜在那里,询 问起来了。

   「一刀把脑袋砍下,就算完了~ 还能如何!」她反而好奇的看着我。
   「我请娘娘砍我三刀。第一刀,为了皇上的不忠不孝。我来代替他偿还!第 二刀,为了我对于大清朝廷的失职,发生了这种事情,却没有及早的阻止举报。 第三刀,为了娘娘您,这是我的过错。如果我能长期陪伴皇上左右,多多相劝, 或许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。」我颤抖的诉说起来了。

   「别人都是一刀就死了~ 你却要3刀!嗯~ 好一个有情义的男人,看在你如 此重情义。我就砍你三刀。我亲自监斩~ 起驾~ 」

                菜市口刑场

   「哈哈~ 吾自横刀向天笑!留取丹心照汗青!」谭嗣同高傲举起双手,就这 么佩戴枷锁,走上了刑场。在他的面前,谭家108口,已经全部斩首完毕。1 08具尸体,包括他的儿子,管家。但是更多的,还是那些丫环,小姐,以及府 衙内的小妾。乃至歌舞的姬女,还有一些厨娘。

   男人的尸体摆放在右侧,最多不超过10个。而女人的尸体,堆积了90多 具。凄惨无比~ 香艳万分了。斩首的时候,采用了都是现代科技的刀,这样杀人 不流血。伤口被金属薄膜完全覆盖了那些女尸。大概都很年轻,一个个风骚挑逗, 风情万种,香艳万分了。

   谭嗣同家里,不仅仅有美女小妾,还有唱小曲的,据说京城一个有名的女戏 子,小桃红,被谭嗣同包养,不知道今天是否也在满门抄斩里面。不过看年轻女 人死了不少,看来我已经来晚了。

   「谭大人~ 谭大人~ 」下面一些死囚,不安分的躁动起来了。那些人哭哭啼 啼,还有一些女人,佩戴木头的枷锁,就这么跪倒在那里,等候起来了。

   「各位娘子,红粉知己~ 我谭嗣同拖累大家了~ 」谭嗣同佩戴枷锁,而他抱 起双手,就这么在那里颤抖的示意,他一身灰色的长袍,颤抖地走上行刑的擂台。
   「谭嗣同,你贪赃枉法,勾结乱党奸佞,还要鼓动皇上,做出来不忠不孝的 事情!今天不杀你,实在是不足平民愤!」旁边一个官员,就这么训斥起来。
   「30年之后,爷爷还是好汉一条!别砍偏了~ 往你爷爷脑袋这里砍!」谭 嗣同跪倒在那里,就这么气宇轩昂,而他一身长袍马褂,有些脏就,还有一些伤 痕的污浊。

   「嗯~ 」在旁边一个神秘的轿子里面,婧婧太后全程观看斩首的酷刑,而我 感觉到一种悲情,一种无奈,一种凄美的欲望了。有时候,杀戮是一种乐趣,也 是一种责任了。

   「呀~ 」伴随挥舞的大刀,一刀下去。谭嗣同没有死,痛苦的栽倒在那里。 「哼哼~ 」刽子手抓起谭嗣同,就这么对准他,再砍下去。

   「啊~ 啊~ 」伴随凄惨的喊叫,直接对准他的脖颈,开始砍杀,一共砍了6 刀,才把他的人头取下。

   「6罪臣已经斩首完毕~ 大人,其余的人犯,如何处理?」

   「杀~ 杀~ 」伴随一声令下,而今天的刑场,破例公开处决男性囚犯,真的 罕见了。因为根据常规,一般都是处决女性囚犯公开,而男性囚犯,都是隐私当 中执行了。

   「走~ 走~ 」几个女兵推搡我,就这么押送过去,准备给我斩首。
   「等一下~ 」轿子里面,太后突然翘起自己的手指头,指着我,示意将我拉 过去。

   「走~ 过去~ 」一个身穿黄马甲的美女,拉扯我起来,就这么押送我的,将 我押送过去了。

   「跪下~ 」在她的呵斥下,我跪倒在那里,万分的无奈了。「丽妃娘娘,是 我的女儿,从很小时候,我就把她安插在南方。我希望就是有朝一日,了解到皇 上的动态。我想不到,皇上竟然勾结百日维新的乱党,打算阴谋绑架我!嗯~ 根 据丽妃娘娘的讲述,麒麟门有一种方法,能让人长生不老。所以~ 你如果打算活 命,当然了,我知道斩首无法处决你,特别给你准备了一口油锅。你现在有两个 选择,第一帮忙我长生不老。第二个选择下油锅!」

   「如果太后娘娘信奉我,我一定当效劳。只是我了解到太后娘娘还有一个心 事!」

   「这你也能看出来~ 」她坐在轿子里面,有些惊讶,有些吃惊了。

   「我乃女佛门下,圣战护法佛!我知道,南方的李世民,惑乱一方,建设了 什么大国民党,人称梅花乱党。打算推翻我们的王朝,建立一个伪民主政权。如 今广州内乱,革命党风云四起。而李世民,躲藏在东洋扶桑,到处招兵买马,打 算推翻我们。而这个时候,扶桑国幕府政府,软弱无能,对于李世民,竟然包庇 纵容。所以,臣打算,召集麒麟门,刺杀李世民,给朝廷分忧。太后娘娘,如果 不相信我,可以现在,把我的心挖出来!」我跪倒在那里,正义言辞的诉说,而 我完全把自己的人格,卑贱了,为了全家不被满门抄斩,我只能豁出去了,最后 一番拼搏了。

   「娘~ 您就放过张化吧!我跟这个男人一段时间了,他跟哥哥绝对不一样, 哥哥整天傻呵呵的就喜欢女人的丝袜。而张化,是我们大清朝的栋梁人才,也只 有他能扶桑杀的了李世民!如果这次能杀了李世民,将功补过,或许娘您可以考 虑让他官复原职~ 」方丽娟在旁边,就这么摇晃自己母亲的胳膊轻柔的诉说。
   「丽妃娘娘,多谢您的说情!我不打算官复原职!我就是大清的犬奴,刺杀 无论成功与否,我都愿回来,甘心一死~ 」我跪倒在那里,抱起拳头,非常的尴 尬了。

   「好!大清王朝,泱泱大国,确真的这么少有这样的热血男儿!都说河南人 爱浮夸,我看未必!我们大清王朝,就有两个河南人,都是朝廷的栋梁。一个是 河南巩义的,袁世凯,袁爱卿。还有一个,就是朝歌来的,张化,张爱卿~ 好! 我就给你一个机会!倘若刺杀成功,你可以回来,立刻官复原职!负责广东一带 的治安工作!非但如此~ 广州的总督,2品的大员,就是你的!」

   「谢太后恩赐!娘娘万岁,万岁万万岁!」我跪拜在那里,而我的内心之中, 重新燃烧起来,一种斗志,一种为了大清王朝,奋斗终身的欲望了。

   「娘娘,微臣有一个请求!众所周知,女佛转生大法崇尚诚实,善良,忍让, 忠诚。别人我就不求情了,听说京城有一个名角小桃红,被谭嗣同包养!不知道 今天可否已经斩首!」我跪倒在那里,内心瑟瑟发抖,而我感觉到一种韵味,一 种期待了。

   「不愧是张大人!男人吗~ 要么贪污钱,要么好色,我们张大人两袖清风, 没有什么别的爱好!这个女人~ 不知道娘娘如何看!只是这个小桃红,如今是朝 廷的钦犯!恐怕谭嗣同全家,都要满门抄斩,倘若再放了,那么以后~ 」方丽娟 在那里,左右的为难,轻柔的拨弄手指头。

   「放~ 张大人说放,那就放!」太后娘娘轻柔的翘起手指头,在那里示意。 「张大人~ 2品的广州总督,等着你回来~ 到时候如果杀了李世民,不要说一个 小桃红!整个京城的女人,无论什么福晋,格格,你看上哪个!拉回去做老婆就 好了!」太后在那里,轻柔的翘起手指头诉说。

   「太后娘娘口谕~ 小桃红虽然涉及谭嗣同案,可是念在张大人求情!特别释 放~ 」在旁边,方丽娟就这么走过去宣读起来了。

   「算你小妞走运!」她一把拉扯起来,佩戴枷锁的小桃红,就这么走起来了。
              112、大阪刺杀

          3008年2月12日星期六扶桑大阪

   「樱花飘舞,美女凋零,我知心~ 随飞扬~ 」伴随悠扬的东洋歌曲,弹奏的 情调。在街头,优雅的东洋风情店铺,仿古的房屋,身穿和服的美少女,在那里 性感的招揽起来。寿司,还有拉面,在街头,一片繁华的景象。

   「哈哈~ 哈哈~ 」几个女孩子,身穿和服,光了脚丫,轻柔的手持风车,从 我们的身边穿过。她们兴奋得在那里玩耍起来,大概不超过15岁了,可是依然 光着脚。

   「欢迎光临~ 」一些街头站店的女孩子们认真的鞠躬起来,长得还算眉清目 秀,轻柔的挽起秀发,她们一身优雅的和服,她们性感的光了脚丫,穿上木屐, 轻柔的看着我。

   而我身穿一身大清的朝服,在街头慢步行走。「呼呼~ 」我轻柔的呼吸起来, 淡淡的白色哈气,想不到扶桑到了2月,还是比较阴冷的,淡淡的雪花,轻柔的 从天而降。而我头戴官帽,外面披上大衣,就这么非常的英武。对于扶桑的旅店 而来,来自大陆地区的官方旅游团,是最受到欢迎的了。因为都是官府消费,这 样一来,整天光顾这里的特殊服务场所了。可以在这里放松身心,那种韵味,实 在不是语言能形容了。

   「大人~ 大人~ 来我们这里三温暖~ 嗯~ 欢迎光临!」一些身穿和服的女孩
 子,就这么贴近我们的身体,在那里彼此的摩擦,轻柔的蹭触起来了。她用汉语, 熟练的诉说起来。「这里的姑娘都非常的清纯~ 嗯~ 大人不知道喜欢哪一种,风 骚的小护士,还是学生妹呢!」

   「闪开~ 闪开~ 」随行的锦衣卫,就这么驱赶起来,而我感觉到一种压抑, 一种精神上的束缚了。毕竟这次我们代表朝廷出来,不能在这里淫乐,否则就非 常的危险了。我感觉到一种尴尬,一种内心的不幸,还有一种从容,一种无奈了。
   「张大人~ 」此番刺杀李世民,绝死小分队,不仅仅我麒麟门,抽调了一批 终于朝廷,而且武功高强的黄马甲,锦衣卫。加上我,一共12个人。我们的身 份,表面上是大清政府,驻扎大阪的一个公费考察团。实际上,都是身怀武术绝 技的高手。

   除了我之外,还有我的爱妾,刘思薇,这是生于死的考验,而我的心情非常 的紧张,一点游山玩水的性质都没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大阪国民党会所

   「共和!我们跟鞑虏,绝对不可能谈判!也绝对不能妥协,我们能做的,就 是推翻满清,建立共和国!一个人民的国家!民主,民权,民生!三民主义!」 李世民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,而他身材矮小,留着小胡子,一身笔挺的西装, 非常具有人格的吸引力。

   这个广东的小个子,在大清的南方,掀起来很多腥风血雨,而我们今天的任 务,就是刺杀他。我感觉到一种心情的压力,一种内心的无奈,一种悲愤的激情 了。

   「嗯~ 就是这里了。」我拿起望远镜,欣赏起来,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宅院, 单独的庭院,还有花园,流水。里面一个2层的小阁楼,充满了一种古典韵味的 风情。我们占据了旁边一个5层楼,而我在那里,准备好弓弩,随时瞄准下面。
   「咔嚓~ 」我站在旁边一个高楼上,就这么端起带有瞄准镜的劲弩。「嗯~ 」
 跟我一起的,还有刘思薇,她也是一个擅长使用弩箭,弓箭的女孩子。

   「要共和!驱逐鞑虏!光复中华!」「驱逐鞑虏!光复中华!」在那里,盘 腿坐着的很多国民党员,就这么振奋的挥舞自己的胳膊,万分的投入了。他们一 身深蓝色的上衣,下面还有裤子。已经脱下长袍,穿的好似东洋的大学生。而且 似乎从年龄上,这些集会的,都是一些年轻人,一些年轻的学生了。

   「哼哼~ 」我轻柔的哈气起来,而我端起弩箭,小心的瞄准。我感觉到天有 些阴冷,有些惆怅,这次我一定不能失败,一定不能失败了。「吱吱~ 」弓弦轻 柔的紧绷在那里,而我的手指头,一点点抚摸在扳机上。

   「李先生~ 」旁边一个女学生,一身蓝色的裙子,她大约20多岁,长得还 算漂亮。她轻柔的圆耳秀发,一种女学生的装束。她迈动自己的美腿,她轻柔的 光脚丫,穿上丝袜走过去,就这么来到李世民的身边。

   「嗖嗖~ 」千钧一发的时候,想不到刘思薇因为太紧张了,一发羽箭,已经 射出来了。

   「啊~ 」那个女学生,痛苦的后背中箭,悲惨的一下子爬到在李世民的身体 上,痛苦的栽倒在那里了。她痛苦的口吐血沫,就这么悲惨的,无奈的,充满了 一种激情,一种悲情了。

   「小心刺客~ 保护李先生~ 」一群人纷纷起来,而他们身穿西装,就这么站 起来,纷纷赶紧关闭窗户,拉扯布帘阻挡了。

   「嗯~ 嗯~ 」我瞄准起来,而我知道,只有在混乱党中一箭穿心了。「嗖嗖~ 」一羽箭射出去,而我发现,在混乱当中,射翻了李世民旁边一个人。「哇~ 」 那个学生痛苦的惨叫起来,一下子射穿肩膀,就这么栽倒在人群当中了。

   「哎~ 」我痛苦万分,而我想不到,我的瞄准镜,暴露自己的目标。或许是 反光,或许是人们已经察觉我们了。「咔嚓~ 」我搭上羽箭,可是对方的布帘已 经放下,完全看不清屋子里面的目标了。

   「刺客在对面的楼层~ 」一群国民党员,就这么冲出来了,他们手持铁棍, 既然有男学生,还有女学生了。就这么蜂拥而至,追赶过来冲着我这里的楼层过 来了。

   「小顺子!目标已经暴露,准备杀进去!」我抚摸自己的耳机,轻柔的命令 起来。

   「是~ 张大人~ 」小顺子是黄马甲,3品带刀护卫。他换上一身黑色衣服, 蒙面,他带领9名清军勇士,就这么从前后门,杀入里面了。这次刺杀行动,朝 廷希望我们必须成功。而且如果失败,不能有什么遗憾了。

   「嚓嚓~ 嚓嚓~ 」伴随刀光剑影,冲出来的国民党员,纷纷惨遭屠戮。「啊~ 」一个女孩子,拿起铁棍,砸在小顺子的砍刀上,而被他一刀砍翻,就这么对 准脖颈就是一下。「嚓嚓~ 」「哇~ 」那个女孩子,痛苦的口吐血沫,就这么悲 惨的翻转身体,一头栽倒在地板上,她的裙子旋转起来,沾染一些泥土,沾染一 些血迹了。

   「兰花~ 兰花~ 」在那里一个男孩子愤怒无比,手持铁棍,一下子殴打过去。
 「叮当~ 」一个锦衣卫抓住他的铁棍,就这么对准他的腹部,一刀穿刺过去。 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那个男学生,痛苦的惨叫起来,悲惨的吐血呻吟,就这么缓 缓的,缓缓的躺倒在那里了。

   「嗯~ 」我拿起望远镜,就这么张望起来,我想不到李世民,顺着一个隐蔽 的偏远地方,竟然翻墙逃跑了,而院子当中,一片血腥,却没有人发觉了。
   「李世民~ 嗯~ 追~ 」我看弩箭的射程,已经达不到了,而我快速的拉扯一
 根绳索,从这里的5楼翻身跳跃下去~ 一瞬间凛冽的寒风吹拂起来,而我感觉到 瞬间几乎坠落了。「吱吱~ 吱吱~ 」「啪~ 」快坠落到地板的时候,顿时绳索停
 止,而我翻身下来,快速的落地。

   「啪啪~ 啪啪~ 」踩踏积雪,而我抽出来自己的短刀,就这么一路追杀过去。
 而我也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,就这么蒙面,冲杀过去了。

   「李世民~ 你跑不了了~ 我奉大清朝廷皇命,今天缉拿你归案!呀~ 」我追
 赶的,那种魄力,那种紧逼,真的充满了一种质感,风雪之中,李世民只是带上 两名贴身的国民党员护卫,在那里奔跑。

   「保护大人~ 」一个女护卫推开两个人,就这么掂起手中的砍刀,冲杀过来 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在李世民身边竟然是两个女学生充当护卫了。

   「呀~ 」我们两个人,奔跑之中,就这么拼刀,而我知道,或许对决,霎那 之间,已经决定了。

   「嚓嚓~ 」只是一下子,而她砍杀我的瞬间,我举起自己的刀锋抵挡,可是 我手持双刀,另外一把刀已经插入她的腹腔。

   「啊~ 」她痛苦的一声惨叫,鲜血湿润了自己的裙子,她悲惨的摇摆身体, 一头栽倒在血泊当中了。她是一个年轻的女学生,大约只有20岁,留着马尾辫 的秀发,她一身蓝色的裙子,就这么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腹部,悲惨的鲜血流淌下 来,肠子也流淌出来了。

   「孙大人~ 您快跑~ 我来~ 」另外一个小姑娘,就这么冲过来,而她舞动自
 己的花拳绣腿,跟我搏斗。「啪~ 」她的绣花鞋高高的抬起,这么一脚,踢打过 来。

   「呼呼~ 」我快速的转身,弯腰躲避过去。「嗨呀~ 」她再次高高抬腿,就 这么踢打过来了。

   「嚓嚓~ 」我毫不留情,就这么冲过去,两刀下去。「啊~ 」她痛苦的一声 惨叫,栽倒在血泊当中了。

   「好快的刀!根本看不清出刀!两个人已经死了~ 张大人,你这么好的功夫, 为什么要帮着鞑虏作恶呢!」李世民在那里,喃喃自语起来了。

   「李世民~ 死到临头了~ 你就别废话了,你反对朝廷,这就是命!我看今天 谁敢来救你~ 呀~ 」我快速的冲过去,举起刀一刀刺入他的后背。

   「嚓~ 」「啊~ 」他痛苦的一声惨叫,风衣被刺穿了。杀人不见血的刀~ 他
 痛苦的呻吟起来,在那里哼哼,看着刀锋,刺穿自己的胸口。

   「可惜~ 我不是李世民~ 噢~ 」他痛苦的一声惨叫,身体缓缓的,缓缓得跌
 倒了。他痛苦的脱下自己的风衣,而我发现,那个穿上风衣的男人,不是李世民, 而是一个年轻人了。

   「大人中计了!来了好多警视厅得人~ 我们中计了~ 这里没有李世民~ 那是
 一个替身!」小顺子全身沾满鲜血,就这么冲出来了。

   「广州起义了!在我们被调到扶桑的时候,李世民已经回到广东了~ 」小顺 子手持沾满鲜血的砍刀,而很快,一大群幕府的警察,已经过来了。

   「我是大阪美女警长,千叶姊~ 放下武器,立刻投降!放下武器~ 立刻投降!」

   「眼下没有办法!嗯~ 嗯~ 」我看看周围,而我发现,我们的人已经陷入到 包围圈当中了,在城楼上,在建筑物上,很多幕府的士兵,手持弓弩,对准我们 了。

   「大人~ 太后娘娘说过,不能承认啊!」小顺子看着我,万分尴尬了。
   「事情到了如今,已经败露了!与其拼死抵抗,肯定是出不去了。嗯~ 只是 李世民~ 李世民~ 嗯~ 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」我握紧拳头,在那里痛苦无比,
 尴尬万分了。我知道,这次行动的失败,很大程度上由于提前泄露了行动的秘密, 或许在朝廷当中,真的还有革命党了。或许我们什么细节,我早知道,应该穿上 便服,或许在岸边的时候,那些三温暖的女郎。

   我顿时回头,看看躺倒在那里的女尸,我终于明白了,原来其中两个,或许 是三温暖的女郎,她们表面上是站街的女郎,实际上扶桑不少按摩女郎,都是上 海,广东地区来这里的女留学生了。「哎呀~ 」我只怪自己的疏忽大意,或许她 们刚刚我们来到这里,抚摸我们身体的一瞬间,已经察觉到了,我们是带着兵器 来到这里的。

   「小顺子~ 为了大清朝廷,你只能去顶着,不杀李世民,誓不为人!大家快 点分散!各自突围!被抓住地一定不能承认!」我举起自己的拳头,在那里尴尬 无比,痛苦万分了。

   「大人~ 为了大清,只好如此了!大人保重~ 」小顺子抱起胳膊,就这么转 身杀回去了。「嗯~ 嗯~ 」我脱下外面的黑色紧身衣,就这么换上便服。我戴上 一个帽子,伪装成为来这里的侨民。

   「哎呀~ 哎呀~ 好多中国人自相残杀~ 」我捂住自己的胳膊,就这么低下头,
 戴上帽子,混入难民当中,打算蒙混过关了。

   「站住~ 」千叶姊突然喝斥我,我想不到,或许在香橙的一面之缘,这个大 阪的女警察,或许记住了我。有时候被美女记住,不是好事情了。

   「嗯~ 让我看看你的脸~ 」她掀开我的帽子,抚摸我的脸蛋。

   「噌噌~ 」我抚摸自己的袖子,而我把自己的刀,已经扔掉了。「我没有凶 器!我是良民!良民啊~ 我是做小买卖的,不知道为什么,一群中国人冲近来胡 乱的杀人!」我站在那里,吱吱呜呜的辩解起来了。

   「我受伤了~ 我要去医院!」我尴尬的捂住自己的胳膊,在那里呻吟。
   「有穿着官靴的良民吗~ 张化,张大人~ 别演戏了~ 」千叶姊揪扯我的帽子
 下来。「我是快车逮捕女警察,这里辖区的警长,嗯~ 难道你认为我认不出来你!」
 她悄声的在我耳边,就这么诉说。

   「千叶姊~ 你真的认错人了!」我在那里颤抖的诉说起来。

   「千叶姊~ 一个中国的良民,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!别装了当家的。除非~除非你答应我一个事情!我就放过你!」

   「别说一个问题,答应你10个都行!我不能在扶桑被捕,我要去杀李世民!」 我在那里低声地诉说起来,而千叶姊没有带自己的手下,一个人拦截了我,这样 完全可以说清楚了。

   「让我加入麒麟门!嗯~ 」她在那里,低声地诉说。「我真的希望学习这种 非常厉害的功夫。」

   「好,我答应你!现在你就是我的女徒了!」我在那里诉说。

   「嗯~ 好吧~ 你这个良民,还不把官靴脱下~ 嗯~ 」「这么冷的天,让我光
 着脚!」我看着冰冷的地面,感觉到有些尴尬了。

   「或者我带着你离开!你的娘子呢~ 我只能把你们送到大阪得海关记忆点, 你可以通过那里,回到广东。嗯~ 祝愿你们好运!不过据我所知,革命党当中, 并非都是泛泛之辈,你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。革命党为了保护李世民,特别聘请 了广州得5名高手。广东十虎排名第一的黄飞鸿,醉拳和无影脚天下无敌。打遍 广东没有碰到对手。还有天地会反贼方世玉,以及他的母亲苗翠花,加上红花会 的洪熙官,以及昔日满清武状元,乞丐帮主苏乞儿,都是一等一的高手。加上天 地会,红花会,众多反贼,如今已经都在支持李世民!次返回到广州,恐怕你, 不是非常的安全!能打败他们的,只有去北京,找玉贝勒,唯有你们联手!才有 可能打败他们!否则~ 」

   「谢谢姑娘!您的恩情!我今生永不忘记~ 」我抱起拳头,尴尬的跌跌撞撞, 从扶桑警察的包围圈当中,逃脱出来了。

   「相公~ 」刘思薇背上自己的医疗箱子,伪装成为一个女大夫,轻柔的搀扶 我。我们两个人彼此搀扶的,离开这个胡同。而千叶姊站在那里,风骚的淫笑起 来。

   「等等~ 」千叶姊突然喊叫我们,而刘思薇拿起银针,在手中攥动。「不要~ 」我一把拉扯她的胳膊,阻挡她的射杀。

   「对了~ 从那边走~ 我的人都在东边!」千叶姊指着道路,轻柔的诉说。 「我这是为了我自己能获得不死肉身!我会去找你的,你要兑现你的诺言。」
   「谢谢侠女~ 嗯~ 后会有期~ 这是我的名片~ 你拿着这个找我!」我掏出来
 一个麒麟刺,轻柔的送给她了。

   「麒麟刺~ 嗯~ 这么重要的防身东西,你自己留着用吧!我不管你们杀不杀 革命党,这里是大阪,要在这里遵守这里的法律!每一个人的生命,谁都没有权 利剥夺!恩~ 明白了吗!下不为例!」她看我,摇晃自己的美手,转身离开了。
              113、广州风情

           3008年2月13日星期七北京

   「就这么回来了!什么信誓旦旦!什么保证,我看不过是一派胡言!嗯~ 李 世民呢,李世民呢!张大人!你不知道,马新怡马大人,我的心腹,在广州已经 被革命党刺杀了!你看看广州城内一片混乱!」婧婧太后生气万分,亲自召见我 了,而此番能从扶桑回来,已经是万幸了。

   「自称什么天下最厉害的刺客组织!结果呢~ 还不是让李世民跑了!一群废 物!废物!」太后在那里,生气的指责起来了。

   「娘娘您就别这么生气了,就算责难死张公子也没有用。现在重要的,广州 已经爆发了叛乱,如何平定叛乱呢~ 」方丽娟轻柔的捶打婧婧太后的肩膀,在那 里安慰起来了。「说真的娘娘!嗯~ 我看来,张公子其实也是很可怜的,要说起 来,他也算尽力。不过无奈,革命党太狡猾了,我们能做得,就是希望他们被自 相残杀。可是无奈,刺客~ 有时候既然需要胆大,还需要心细~ 」

   「臣没有能力,甘心一死~ 不过死之前,我一定要杀了李世民。如今广州暴 乱发生之后,已经被革命党控制!马大人已经以身殉国,这就是我的榜样。我不 求为了大清而生,但求为了大清而死!」我在那里抱起拳头,就这么呻吟起来了。
   「你死有什么用呢!我要我的广州,我要我的南方!嗯~ 你说吧,还有什么 要求!」婧婧坐在那里,看着我,满满的心情平和了一些。

   「这次李世民身边,召集了很多黑道上的高手。包括红花会的洪熙官,天地 会反贼方世玉还有他的母亲苗翠花。加上丐帮帮主苏乞儿!这些人,在江湖黑道 上,如鱼得水,这么说吧娘娘,您可能有所不知。广东10虎的如今5虎,都在 李世民身边。五虎联手,拚死搏斗,臣一个人恐怕难以抵抗!所以臣向娘娘搬兵 求援!」我抱起拳头,在那里呻吟起来了。

   「谁~ 你说吧~ 在我大清王朝,武功高过你的,还有几个人呢?」她坐在床 上,有些尴尬,有些无奈了。

   「第一个,我想调玉贝勒白玉郎,他刚刚已经被官府招安,册封为玉贝勒, 玉贝勒武功高强,昔日臣也不是他的对手。倘若这次能凭借水昌派,以及白莲教 得帮忙,我相信一定可以平定乱党!这是第一!第二,由于广东现在群龙无首, 我师出无名~ 为了确保能有人监视臣~ 我恳请娘娘,将湖北提督袁世凯,袁大将 军,监督我,一起南下~ 剿灭乱党。」

   「准凑~ 嗯~ 」她坐在床上,在那里看着我。「这次不拿着李世民得人头回 来,就不用见我了!」

   「扎~ 臣1天不杀李世民,1天不吃饭!臣1年不杀,1年不吃饭!」
   「好了好了,不吃饭有什么用,快点去请你的高手。」

   「可是罪臣现在的身份!」我跪倒在那里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「还 是需要娘娘的令牌,我现在是罪臣,这些大将军,玉贝勒,怎么能听从我的调动 呢。」

   「好了不用说了,我暂时准许你恢复原来的官职,不过我可以让你当2品的 广州总督,这个只是暂时的!你代替马新怡,过去维持广州治安,如果失败~ 格 杀勿论~ 」

   「谢娘娘~ 」我跪倒在那里,不停的磕头,不停的跪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玉贝勒府衙

   「圣旨到~ 众人接圣旨~ 」伴随领班女官的声音,在玉贝勒府衙,一群人走 出来,纷纷跪下来了。

   「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玉贝勒武功盖世,劳苦功高。如今梅花乱党,搅乱 南方民不聊生!特别派遣玉贝勒,协助广东总督张化,张大人一起剿灭乱党。如 果有紧急情况,湖北的兵马大将军,袁世凯务必跟你们配合~ 钦此~ 」
   「皇上万岁~ 万岁~ 万万岁~ 臣白玉郎,一定全力以赴!」白玉郎跪倒在那
 里,而他的心情,万分的复杂,万分的无奈了。

   「白公子,想不到我们终于联手了~ 」我走在这里,来到密室轻柔的畅谈起 来。

   「张大人~ 嗯~ 应该恭喜,广州总督张化大人!马新怡被杀!您现在就是新 总督了。我已经被朝廷招安,并且供奉了我们白莲教长生不老的秘方给娘娘。嗯~ 这才换来我们的平安!想不到你的一个建议,把我们又重新拖下水了~ 」白玉 郎舞动自己的扇子,虽然现在依然是冬天,他一身长袍,不改变自己的风度翩翩 的性格了。

   「我们如今都是官员了,所以必须配合,为了朝廷效劳!为了对付广东5虎, 只有我们联手!而且只能智取,不能蛮干!」

   「说得真得非常动听,我真的希望,你能获得最后的胜利,不要虎头蛇尾, 白白的葬送了兄弟们的性命!」白玉郎在那里抖动自己的铁扇子,有些阴森,有 些冷漠,完全的残酷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 「白白葬送了兄弟们的性命!白玉郎,如果此番,我们能刺杀革命党成功, 我们一定可以升官发财!这样将来我们,一定大有前途!」我在那里,感觉到一 种压力,一种欣慰,一种幸福的滋味了。

   「好~ 你先行一步!我这就安排,我已经从上海调集我水昌派的精锐,协助 你暗杀!不过能杀得了李大人的,恐怕也无法幸存,或许乱军之中,斩敌人首级 的,只有你张大人了!」白玉郎抱起胳膊,就这么在那里恭维起来了。

   「此番刺杀,没有失败!只有成功!嗯~ 我的全部身家性命,还有我的娘子, 都在太后手上,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失败了!」我抱起拳头,在那里呻吟,而我 感觉到,一种内心的悲情,一种无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广州

   飘扬的青天白日旗帜,激情的民众拥挤在一起。在广州,人民爆发了反抗满 清的广州起义,而在李世民的带领下,国民革命军,攻占了总督府衙。马新怡已 经被民众杀害,而据说攻占广州,就是因为不满这里的苛捐杂税,以及滥杀无辜。
   昔日打算将广州护士学院100万美女全部屠杀的事情暴露以来,广州各界 群情激昂,纷纷走上街头抗议。偏偏这个时候,马新怡动用高压政策,结果被一 个女飞贼刺杀。而马新怡被杀之后,广州大乱,革命党趁机攻占了街头,在那里 攻打了一切。已经大半控制了广州的郊县,和广州部分城区,还在和清兵,在那 里拉锯作战。

   虽然作战还在继续,可是为了稳定民心,李世民不顾民团和革命党人,劝说 他可能被暗杀的警告,还是毅然组织一场全民的大会,安定广州的军心。

   「嗯~ 嗯~ 」我不知道自己的胆量有多大,这次孤身刺杀李世民,我不希望 让我的妻妾,在卷入其中了。我知道,这是我最后的机会,唯一的一次机会,无 论是否成功,我都会被革命党人,撕得粉身碎骨了。我穿上一件破旧的衣服,在 我的袖子里面,藏着我的两把短刀。

   在主席台上,李世民在那里,气宇轩昂的一身西装,高高地举起拳头。在他 的背后,青天白日的旗帜飘扬起来,而一切,人民沉浸在对于民主美好的期待和 幻想当中了。

   「从今天开始,不再有压迫!不再有摧残!人民第一次,可以当家作主人! 为了革命!为了三民主义!为了大国民政府,彻底地推翻反动的满清!驱逐鞑虏 光复中华!」李世民在那里,激情的演讲起来了。

   「嗯嗯……」我气喘吁吁起来,看惯了太多的压迫,看惯了太多的屠戮,想 到黄莺莺,她已经被朝廷扣押成为了人质。想到别人,我感觉到内心之中一股酸 软,为了大清为了我,我不得不走过去,就这么一步步接近的,走过去了。
   我轻柔的推搡开人群,就这么沉默的,沉默的接近了主席台。此时此刻,在 我的大脑当中,权力,金钱,美女,欲望,彼此的交织在一起。对于我而言,充 满了诱惑,充满了激情的希望了。

   「呼呼~ 」风轻柔的吹拂起来,而我的长衫,轻柔的漂浮,轻柔的舞动,我 感觉到一种内心的压抑,一种悲情,一种兴奋了。

   「打倒共和~ 」我一下子窜上去,就这么手持尖刀,一下子刺杀过去了。
   「大总统小心~ 」当我的尖刀,即将刺杀到李世民的时候,突然角落里面, 窜出来一个阴影,飞起一脚,就这么踢打我的手腕上。

   「啪~ 」我快速的翻转手腕,而他拿起一根棍子,就这么敲打过来了。「啪~ 」顿时疼痛万分,无法形容了。

   「你是谁~ 竟然干阻挠我的大事!呀~ 」我快速的舞动双刀,就这么冲刺过 去了。

   「啪~ 」他快速的舞动手中的棍子,就这么上下的翻飞起来了。「咔嚓~ 」 我一刀砍断他的棍子,而他抛弃棍子,就这么撞击在我的胸口上。「哎呦~ 」我 痛苦的身体倾斜,就这么跌倒在主席台上。「啪~ 」在我跌倒的一瞬间,我手持 手中的飞刀,就这么投掷过去了。

   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伴随大总统一声惨叫,悲惨的跌倒在血泊当中了。
   「大总统~ 」「该死的奸臣!我跟你拼了!」那个人舞动手中的棍子,就这 么冲过来,跟我拼命了。

   「呀~ 」我快速的舞动手中的砍刀,就这么旋转起来。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
 他痛苦的口吐血沫,一声惨叫,悲惨的栽倒在那里,痛苦的死去了。

   「李世民~ 你的好日子结束了!杀了你!一切都结束了~ 呀~ 」我手持尖刀,
 就这么冲刺过去,而我遇到了很多阻拦我的人,就这么不管他们,直接冲过去, 对准躺倒在人群当中的李世民,再次狠狠一刀,插入了他的胸口。

   「啊~ 」他痛苦的惨叫起来,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。

   「就算你杀了我~ 共和依然会继续~ 人民~ 万岁~ 」他痛苦的看着我,狰狞
 起来了。他的小胡子,已经被鲜血湿润了。

   「阿威~ 大总统~ 」伴随凄惨的嚎叫~ 人群当中哭泣起来了,而人们雨点一
 样的拳脚,就这么踢打在我的身体上,而我死死不松开李世民的尸体,就这么用 双刀,一下一下的刺杀,我都不清楚,刺杀了多少刀。

   「打死这个清狗!打死这个畜牲!」人们拳打脚踢,就这么踢打起来,而我 被人揪扯起来,就这么对准我的腹部,就是一脚。

   「呀~ 」我痛苦的惨叫起来,口鼻流血,而我跪倒在那里,痛苦万分了。 「呀~ 」我快速的挥舞手中的砍刀,就这么刺杀起来了。

   「嚓嚓~ 」「哇~ 」革命党被砍杀了好几个,痛苦的栽倒在地板上。
   「吱吱~ 吱吱~ 」伴随哨子的声音,临时维持革命秩序的,革命党卫队,就 这么冲过来了。「别让刺客跑了!别让刺客跑了~ 」人们纷纷的围追堵截,就这 么到处的追赶。

   而我快速的翻身下了主席台,就这么朝着一个阴森的胡同,奔跑起来了。 「呀~ 」埋伏在人群当中满清党羽,眼看我刺杀成功,就这么纷纷的拔出自己的 佩剑,跟那些革命党人,胡乱的砍杀在一起了。

   「叮当~ 叮当~ 」他们都是挑选出来,决死的满清卫队,而他们只有一个信 念,就是在我刺杀失败之后,帮忙我刺杀大总统,顺便把我也给杀掉了。

   「嗯~ 嗯~ 」「相公~ 这里~ 这里~ 」刘思薇背起自己的药箱,就这么引导
 我,在过道里面仓皇的逃跑了。我们夫妻两个人,这个时候生死与共,而我已经 身受重伤了。

   「思薇,为什么这个时候,你不是一个人逃跑!为什么来接迎我!你知道不 知道,这是非常危险的!」我痛苦的抚摸自己的胳膊伤口,就这么呻吟起来了 「我只是知道,我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女鬼!我不会让你一个人,孤独的面对 危险!」刘思薇冷漠的转过身体,而她不容分说,一把拉扯我,就这么向着胡同 深处走去了。

   「思薇~ 我跑不了了~ 别人都知道,是我刺杀了李大总统!嗯~ 我已经不行
 了~ 你走吧~ 你一个人走吧!」我痛苦万分,抚摸自己的伤口,跌跌撞撞,全身 都在流血了。

   「谁都走不了!」伴随一声断喝,角落里面,一个男人,带着一群人,手持 棍棒,就这么追赶过来了。

   「飞鸿不要惹事~ 不要惹事~ 」一个身穿锦绣衣服的女人,就这么拉扯起来,
 阻挡自己的男人了。

   「让开~ 我飞鸿开设宝芝琳,就是为了济世救人!我真的想不到,还有这么 残忍的美女医师,救命是假,杀人是真~ 嗯~ 呀~ 看我棍法~ 徒弟们上!」
   「嚓嚓~ 」刘思薇快速的转身,她的裙子甩动起来,而她手中的银针,就这 么一下子飞奔出去了。她清秀的一瞬间转身,犹如仙女下凡,但是更多的,却充 满了一种杀戮,一种挑逗的野性。

   「啊~ 」「啊~ 」人群当中,一群人痛苦的跌倒在血泊当中,其中的悲剧, 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 「飞鸿~ 」那个女人蹲在那里,痛苦的哭泣起来,而地板上躺倒一群尸体, 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悲情了。

   「走~ 」我再刘思薇的搀扶下,快速的逃离了这里,而我只是感觉到心惊肉 跳,刚才的一切,似乎历历在目,可是更多的,多了一种内心的执着,一种信念, 还有一种悲情的韵味了。

   「抓住他!抓住他!」伴随人们的追赶,一种纷争,一种无奈,一种悲情了。
   「不能承认~ 不能承认~ 嗯~ 不要让我拖累你了~ 你一个人~ 」我痛苦的挣
 扎起来,而我发现胡同的前面,后面,都被一些愤怒的群众,手持棍棒,完全的 堵塞了。

   「不行!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葬身在这里,哪怕我们的麒麟门,只是剩下我们 夫妻两个人,也要血战到底!」她抖擞自己的银鞭,就这么性感万分的舞动起来 了。「啪~ 」银鞭一下子抽打过去,缠绕在一根木棍上。

   「嗯~ 」对面的人拉扯起来,而她快速的抬起胳膊,抚摸出来一根银针,性 感的投掷过去。

   「哎呦~ 」对面一个女人,应声倒地,而在胡同里面,这种悲惨的杀戮,这 种乱战,真的非常血腥了。

   「张化,你恶贯满盈,残杀忠良,今天竟敢在这里,杀死我们的大总统!我 们跟你拼了~ 」一群人手持武器,一拥而上,堵截我们的去路了。

   「娘子~ 此番我们拚了~ 呀~ 」我快速的手持尖刀,在刘思薇的背后,我们
 两个人彼此的依靠起来,这个时候,没有别的信任只有信任彼此,一番血战了。
   「呀~ 呀~ 」一大群人,手持棍棒,就这么冲杀过来了,而我的内心之中, 心跳加速,我感觉到一种压力,一种巨大的压力,还有兴奋,以及一种激情了。
   「呀~ 媚娘销魂刀~ 」「呀~ 」我快速的翻转手腕,我手中的尖刀就这么旋
 转起来了。「嚓嚓~ 」「啊~ 」伴随喷溅的鲜血,顿时两个人,痛苦的栽倒在那 里,悲愤万分,凄惨无比了。

   「杀~ 」一个女孩子,光了脚丫,手持红缨枪,就这么刺杀过来了。「叮当~ 」我快速地抓住她刺杀过来的红缨枪,就这么挥舞手中的砍刀,一刀砍杀下去。 顿时鲜血喷溅,凄惨无比,当中的事情,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 「啊~ 啊~ 」刘思薇痛苦的舞动自己的长裙,悲惨的挣扎起来了,她被多个 人抓住,就这么彼此的一番折磨蹂躏。

   「呀~ 」我快速的奔跑过去,而我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娘子,收到伤害了。 「嚓嚓~ 」我快速的舞动手中的尖刀,就这么旋转起来了。「嚓嚓」伴随鲜血的 喷溅,两个人痛苦的栽倒在血泊当中,那种悲情,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   「啪~ 」我一把将刘思薇拉扯回来,就这么手持两把刀,左右的斩杀起来。 「嚓嚓~ 嚓嚓~ 」顿时一时间,犹如进入了无人的境地,就这么纷纷彼此的砍杀,
 悲惨的杀戮起来了。

   「嚓嚓~ 嚓嚓~ 」「啊~ 啊~ 」伴随喷溅的鲜血,媚娘销魂刀,手起刀落,
 销魂蚀骨~ 这种杀伤力非常大的刀法,在我的手中,上下翻飞,无论男人女人, 一起通杀。但是从我的内心当中,更加喜欢蹂躏和虐杀妇女了。

   「嗖嗖~ 」我手中的尖刀,快速的旋转起来,而我单腿跪倒在那里。「啊~啊~ 」人群惊恐万分,纷纷的后退了,那些广东的南蛮子,丢下很多尸体,纷纷 的手持武器后退了。

   「大家不要害怕,我们人多~ 准备弓箭~ 」一个人涌动的,就这么钻入后面,
 在那里喊叫起来了。「张化在这里~ 国民卫队~ 张化在这里~ 」

   「必须在国民卫队赶来之前逃跑!嗯~ 」我看着周边的高耸围墙,而我看着 那些破旧的房屋,却没有什么办法了。

   「嗖嗖~ 」刘思薇快速的投掷手中的银针。「啪啪~ 」「哇~ 」伴随喷溅鲜
 血,又有3个市民,痛苦的栽倒在血泊当中了。

   「相公~ 我们只有爬上房顶了~ 」她快速的施展自己的银鞭,一下子抽打上 去,可是上面光滑万分,找不到什么接触的东西了。

   「嗯~ 」我发现角落里面有一个梯子。「呀~ 」我快速的冲过去,就这么砍 翻两个看守梯子的人。「嚓嚓~ 」「哇~ 」伴随躺倒的尸体,更多的民众,惊恐 万分,纷纷的后退了,人们没有见到过,身受重伤,还能维持不死肉身的,那种 魄力,那种情怀,实在是充满了一种威严。

   「思薇~ 上去~ 」我尴尬的扶住梯子,而我在下面戒备起来,让我的娘子, 先上去了。

   「相公~ 没有用,去了顶上,是孤零零的一个房屋!我们惟有~ 从人群当中,
 杀出来一条血路!」刘思薇舞动自己的银鞭,在那里戒备起来了。

   「上去~ 」我推搡她的臀部,就这么讲她,推搡过去了。「白玉郎~ 白玉郎~ 」我在人群当中,不停的呐喊起来,而我却根本见不到援兵,根本见不到所谓 的接应人马了。

   我舞动手中的尖刀,我知道这种孤立无援的滋味,我终于知道了,这种被玩 弄和被欺骗的悲惨了。好一个借刀杀人,在这里,如果没有人驰援,我必然无法 逃脱革命党的魔爪,而看着满街的人群,我第一次感觉到发抖,感觉到
评论加载中..